他是顶级黑白摄影行家之一,却获封“色彩魔术师”,一举推翻传统摄影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7-14 21:42:23 字体:[ ]

原标题:他是顶级黑白摄影行家之一,却获封“色彩魔术师”,一举推翻传统摄影

一辆开去维也纳南部火车站的火车带来了一群稀奇的旅客。

他们是从东欧被开释回国的奥地利战俘。

睁开全文

此时,站台挤满了人群,他们都是等候归来战俘的家属。

满怀偏团聚的甜美与憧憬,云云珍异的瞬息被镜头记录了下来。

那是1947年,他们都是熬过二战的铁汉,摄影师则是别名年仅27岁的奥地利幼伙子,他给这组照片取名为《归来的战俘》。

这组照片被远近有名的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相中,“伯笑”邀请他的“千里马”到巴黎添入新成立的马格南图片社。

这个寂寂无名的年轻摄影师名叫 恩斯特·哈斯( Ernst Haas) 。

恩斯特·哈斯(Ernst Haas,1921-1986)

对于立志以摄影为生的哈斯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成功的起头。

哈斯的爸爸奥地利当局中的一位高级官员,业余喜欢好是摄影;母钦佩好好艺术,“业余喜欢好”是培养哈斯的艺术细胞。

他在清理父亲的遗物时看到了一张摄自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玻璃底片,父亲往往在自家的幼黑房里冲洗照片。

这是幼哈斯对父亲的记忆,也就是这段记忆,促使哈斯走上了摄影的道路。

1951年·末了的聚相符渡船 埃利斯岛

玻璃底片像是父亲留下的哺育,指引着哈斯成长的道路。后来,当哥哥问他异日靠什么为生时,连一台像样的相机都异国的哈斯脱口而出:“照相机”。

为了得到一台相机,哈斯用分到的一块20磅重的黄油从黑市上换来了平生拥有的第一部相机--Rolleiflex(禄来双逆)。要清新刚在二战中战败的奥地利,奇缺的粮油可比钱值钱。

一块黄油换来的禄来双逆是他早期的创作工具,他用它拍摄黑白照片,后期又转用徕卡,并将徕卡赓续用了一辈子。

哈斯的黑白摄影并不限制于某个题材,从人到自然,从欧洲到美国到亚洲,人与国家与地理,凡是他认为值得的画面都能够成为摄影题材。

1956年·摄于巴厘岛

这是哈斯为喜欢因斯坦拍摄的肖像,1951年摄于新泽西,这张把喜欢因斯坦做事状态外现出来的作品在那时造成了轰动。

哈斯喜欢抓拍人物,让人物在黑白之间动首来。云云的拍摄手段在胶片时代考验的不光是金钱,更考验敲击快门的时机。

1952年·John Huston

1978年·Herbert Von Karajan 摄于萨尔斯堡

当他把人物与国家地理结相符首来创作时,一个国家的人文随即跃然照片之中。

光影下安睡的埃及男孩,搏斗废墟中的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与步履蹒跚的老妪依然如故,伦敦的绅士、意大利的牧师、西班牙的斗牛……你能透过人物晓畅这个国家的风物。

1954年·埃及男孩

二战时期的维也纳

1951年·摄于伦敦

1953年·牧师 摄于意大利

1960年·摄于内华达州

1950年·摄于西班牙

1952年·希腊

哈斯云云外现美国:一面是定居的城市纽约,一面只是路过的新墨西哥州。

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新墨西哥州破败且空旷,稀奇又破旧。

20世纪的纽约,拥挤且荣华,哈斯用常见的街头和清淡的人物行为题材,外现一个处处迸发着生机的前卫大都市。

1950年·摄于纽约

1958年·摄于纽约

1951年·五一国际做事节游走 摄于纽约

1962年·George Balanchine 摄于纽约

1968年·芭蕾舞者 摄于纽约

1969年·Helen Frankenthaler 摄于纽约

他还拍摄了不少国家地理风光黑白作品,大无数风光作品操纵10英寸负片拍摄。

他的摄影世界形成一道似有若无的风景线,这道风景线从幼我展览到大型展览,从报纸到杂志,足以为他的摄影收获添冕。

1952年·人走道 摄于纽约

1966年·摄于纽约

哈斯的一生,是黑白摄影承继与彩色摄影开创的结相符。

他用纪实的手段拍摄黑白作品,把所见的黑黑与清明行为取景素材,冲洗出一张张人古人后的黑白摄影。

他又以大量实验性的手段创作出形形色色的彩色照片,大胆的把玩光影艺术,在千奇百怪的影像世界里做一个先驱。

添入马格南社三年后,30岁的哈斯到美国纽约定居。

他在纽约的第一份做事就是彩色摄影师,作品发外《生活》杂志上,这也是最早刊登纽约这座城市相关彩色摄影随笔的杂志。

对哈斯来说,这无疑是一份最完善的做事,他在靠“照相机”为生。

20世纪50年代,黑白摄影依旧占有摄影界独一无二的“霸主”地位,彩色摄影只是一个次要的序言。

但在拍摄过程中,哈斯发现在彩色中他能最好地捕捉到城市的神韵和日好发展的刺激。

哈斯最着名的作品,是他1953年在《生活》杂志上刊登的《一个微妙城市的面貌》。

这组彩色照片,行使幻影和抽象的手段,把纽约这座国际城市外现得色彩缤纷、千奇百怪。

《生活》杂志的主编为这组作品配了一段亲炎洋溢的按语:

纽约吸引着人们,同时也向艺术家挑出挑衅,由于纽约城已被大量的迥异艺术外现手段所描绘,但新的追求者总是在追求更新的稀奇展现。

两个月来,谷雨恩斯特·哈斯每天都在钻研纽约城人和空幻景色:人来人去中彩色组成的图案、微微起伏着的逆光。

哈斯把各栽实在变成了非实在,在无生命的东西中注入了生命。

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鸟瞰这座城市,试图将本身从以前的旧习性中解脱出来,拍摄能使不悦目多感受到美妙的第四度空间的画面。

哈斯将摄影的艺术与其他艺术进走通感对比:

“这栽美妙不是存在于一瞬之中,而是存在于很多动态的转折之间。

在听音笑时,你绝不会只去赏识其中的某一个音符,而是赏识一首笑弯,一段旋律。

在舞蹈中,也不克仅仅赏识某一瞬息的行为,而是赏识在时间和空间里不息转折的舞姿。”

他不息从事彩色摄影,迂回各国用色彩捕捉城市与风景,威尼斯城、德国、喜马拉雅山以及一切令他入神的美国风情都在激发他的摄影欲看。

怀着对摄影的喜欢与彩色的憧憬,他这段时期的作品以其轻盈微弱的色调,或深沉凶猛的阴影来外现心理,试图去调动色彩与光源以相符作他对彩色摄影的思考。

50年代初期,哈斯最先逐渐脱离纪实的手段,并且消耗了很多时间,为书籍和图片杂志拍摄彩色摄影幼品。

在拍摄过程中哈斯遇到了难得,他操纵的慢速柯达克罗姆彩色逆转片必要较长的曝光时间,成片并不理想。

未必间他发现经过轻摇或移动相机,人造有认识地使动体虚化,能外现富有动感的行动场面。

他最先将这栽技术行使到平时拍摄中。

斗牛,力量与狂炎的碰撞。

赛马,速度与激情交织。

还有各栽体育行动的照片。

哈斯以斑驳的光影重新营造了一个有余动感和力量的世界。

到了60年代,哈斯重要从事艺术摄影创作,他最先从单幅摄影和组照摄影转向"视听摄影"周围。

用成组的幻灯片图像经过编辑之后再用多台幻灯机投映,在投映过程中能够使作品渐入、渐出、叠添,产生多幅图像的渐变转换凶果,除了变幻的影像外他还额外添上音笑息争说。

听首来像是幻灯片式的电影,而这就是他将摄影艺术扩展后的先天创作。

这暂时期,哈斯比较着名的"视听摄影"作品有《花展》和《创造》等。

也许是花的怒放带着粘稠的生命气息,也许是花开的姿态过于妖娆多变,相符哈斯的摄影审美,晚年的哈斯对花情有独钟。

他拍花,拍花的细节,永不战败。

哈斯是名副其实的“色彩魔术师”。

他有一双善于不悦目察的眼睛,还有一双敢于将色彩当做调料的手,那些色彩雄厚的照片在以黑白摄影为尊的摄影界闯出一片天。

哈斯不息挑高本身对色彩的感受力,探讨彩色照片的审美样式,直到彩色摄影成为其不走或缺的一片面。

他先后不息进入亚洲各个国家,柬埔寨、不丹、巴厘岛、日本等地拍摄,他给迥异的国家定制迥异的“专属色彩”,实在的逆答着国之特色。

自从哈斯来到纽约后,炎衷于举办各栽展览,有浅易的幼我展,有在亚洲馆和摄影国际中央举办的展览。

其中最稀奇的要属在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展览,他是第一个在此举办彩色作品展览的摄影家。

1962年,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了哈斯的摄影作品。

时任摄影部主任的约翰·萨考夫斯基云云点评哈斯及其作品:“彩色摄影里的色彩,清淡似乎一栽不相关的装饰隔板挡在了不悦目者和图片所要外达的实在之间。

恩斯特·哈斯解决了这栽矛盾,他使色彩本身的感觉成为他创作世界的主题。

异国一个摄影师能更有余地外达如此纯粹的、物理上的不雅旁观有趣了。”

美国摄影界先驱斯泰肯评价哈斯: 这是一栽解放自由的精神,不被伦理和教条所奴役,他挣脱而出,找到了摄影中无与伦比的美。

哈斯的作品有余了实在与幻想,外达着雄厚的心理,同时又从迥异的视觉空间捕捉到了变态精准的外现力。

恩斯特·哈斯被美国《大多摄影》杂志评为世界上最有创作思维的10位顶级摄影行家之一。

1986年,他得到了“哈苏摄影奖”(Hasselblad Award),这是对他为摄影艺术贡献了强大收获的一定。

同年,他在纽约物化于中风,享年65岁。

恩斯特·哈斯为上世纪中叶的摄影艺术带来了更多解放的气息,创作解放是艺术的追逐样式。

时至今日,吾们仍在艺术解放的道路上前走,虽千万人吾去矣。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

Powered by 宁夏房产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18 版权所有